扬州博物馆史上第一展: 让精美文物会“说话”

发布时间:2019-06-14 10:25:02 来源:木棋牌-木棋牌官网-一木棋牌点击:105

  扬州博物馆史上规模最大、等级最高展览,工作方案改了12稿,文案设计改了6稿

  “水蕴华章——大运河文物精品展”正在扬州博物馆展出。大运河沿线6省19市的23家文保单位携馆藏精品参展,300余件(套)文物集中亮相。这也是扬州博物馆建馆以来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展览。

  一场精彩绝伦的大展呈现出来的是琳琅满目的展品。在布展的背后,又暗藏了多少“玄机”?请跟随记者一起,探秘这些文物展出背后的故事。

  

  首遇

  ——如此长的图卷展出对扬博还是首次,为此量身定制

  展厅入口处,由浙江省博物馆馆藏的一幅《京杭道里图》打头阵,这件图卷长逾20米,本次展出部分约7米。“巧的是,图卷打开时正好这一段,扬州也在其中。”扬州博物馆副馆长宗苏琴说,长约7米的展出部分虽然只占图卷本身约三分之一,但如此长的图卷展出对于扬博来说还是首次。为此,展览部为其量身定制了一个长约8米的展柜。

  书画本身就属敏感文物,由于《京杭道里图》的材质是绢本,与纸质本比起来保存难度更大,对环境的要求也更高。展出时,站柜内保持了55-60的湿度,温度控制在18-22摄氏度之间,灯光采用了外打灯,色温、光照度都有明确要求。

  “绢本上色的画卷对环境要求很高,特别是其原本被浙江省博收藏,湿度较扬州更大,所以在展出时,我们将站柜内湿度也设置在了高值,尽可能还原其常处的环境,防止画作‘水土不服’。”

  除了《京杭道里图》,本次展览还有另外两幅长卷的展出,一件是《康熙南巡图》,一件是《运河图册》,陈列三件长卷的展柜都是量身定制。

  如《京杭道里图》展柜,采用了防红外线、防紫外线材质。画中山川地名标注原为金粉镶点,但因年久脱落,只有部分依稀可辨,为将观众的视线集中在画作之上,该展柜灯光经过多次调试,最后使用外打灯,“好处就是可以把光线集中起来,人的视线关注范围可以不被影响。”而另一件在展厅后半部分的展示《运河图册》的展柜,则采用了内打灯,整个展柜被光照打得通体透亮。

  

  精心

  ——三彩文官俑“头重脚轻”,享受和梅瓶一样的待遇

  文物安全第一。谈及洛阳博物馆馆藏的一件三彩文官俑,宗苏琴仍觉得无比揪心,“这件文官俑高达70cm,并且底部窄小,头重脚轻,展出时存在安全隐患。”虽然摆放陈列不成问题,但是稍遇碰撞或晃动,就有歪倒的风险。为此,布展人员特意定制了固定底部的亚克力架,并且将俑身使用渔线固定,“基本上享受了和梅瓶一样的待遇。”宗苏琴笑道。

  隋炀帝墓出土的蹀躞金玉带此前已多次亮相重要展览,这次亮相却稍有不同。“以往都是摆放在盒内进行展示,这次将其完整取出,还定制了亚克力架摆放,呈现一定的倾斜角度,这也是为了在保证文物安全的前提下,达到更好的观展效果。”

  蹀躞金玉带一旁的玉璋为萧后墓出土。当初,为了这件玉璋到底归属于哪个展柜,负责布展的工作人员们意见始终无法统一。有人认为,玉璋应该作为大运河带来的文化经济繁荣的见证,与其他玉器同柜展示;也有人认为,隋炀帝墓和萧后墓出土的文物本就应该同柜展示,应摆放在蹀躞金玉带旁边。通过五六次调整,最终还是确定将其和金玉带摆放在一起展示。

  蹀躞金玉带的另一边,五只出镜率极高的隋炀帝墓出土陶牛看似不经意地摆放,其实也都是经过布展人员多次调整后的结果,每头牛摆放的方向、位置都经过精心的设计。

  情境

  ——入口处打破常规没有设置独立展柜,反而设置了两幅图卷

  本次展览展厅的设计以“运河”为元素,浅蓝色调的展厅宛如一条奔流不息的运河,流畅自然,其中,展出文物又恰似河边的珍宝,串起了千年的历史。

  细心的观众可以发现,在本次展览中,无论是来自南京博物院的镇院之宝金兽、唐三彩双鱼纹瓶,还是盱眙县博物馆馆藏的吴季生匜,都没有设置独立展柜。“往常我们在布展的时候,会在入口处设置几个独立展柜展示重要文物,但是本次展览考虑到人流量会比较大,为了不让人群拥挤在门口,所以没有设置独立展柜,反而设置了两幅图卷,让观众可以慢慢品、细细看,进入展厅之后情绪能够有个舒缓适应的过程。”

  在文物的陈列中,其中最具深意的,莫过于三彩双鱼瓶的设计,在它的一边,是一件唐三彩骆驼俑,另一边,是扬州博物馆馆藏精品打马球纹铜镜。“骆驼俑代表着陆上丝绸之路的繁华,打马球纹铜镜具有浓郁的异域风情,代表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兴盛,两件展品中间的唐三彩双鱼瓶从扬州出土,摆放在二者中间,寓意扬州在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位。其实这也是运河产生的作用,在文化生活等各个方面,使各地区交融发展。”为了让这一寓意更加完整,还忍痛将原本摆放在三彩双鱼瓶两侧的两件扬州博物馆馆藏精品撤柜。

  凤尾

  ——使用独立展柜展出珍贵文物“压轴”

  300余件(套)文物展出,数量非常庞大,为让观众在观展时心理上能够得到休息,所以在展厅的布置上也注意疏密有致。800平米的展厅被自然地分成了几大板块。

  从入门处开始,观众的情绪慢慢由低到高,这一时期展示了春秋至唐代与大运河有关的珍贵文物,大量文物的集中展示令人目不暇接,特别是洛阳博物馆一套馆藏三彩俑的展示,器形丰富、色彩艳丽,观众的观展情绪也在此刻达到了制高点。

  然而,就在此时,转了一个弯之后,展厅突然变得豁然开朗。偌大的空间内,只有一边展柜以及一幅《康熙南巡图》,另一边,是大运河不同时期的分段线路展示,“其实是考虑到观众已经在前面一个部分观赏了大量文物,现在需要一个慢慢消化的过程,也让观展情绪可以得到舒缓,不至于太吃力。”宗苏琴说,将三件长卷分布在展厅的三个重要阶段,都具有让观众情绪得到舒缓的作用。

  

  展厅的出口处,观众们会意外发现,有数个独立展柜陈列在此,其中,时大彬的一件紫砂壶与其他几件紫砂壶共用一个展柜“压轴”。原来,展览的尾声部分是现代工艺的展示,主要展示大运河为沿岸城市带来的手工业的繁荣,而这些与前面大量珍贵文物的展示比较起来,分量稍轻,为避免“头重脚轻”的效果,所以在结尾处,使用了独立展柜展出珍贵文物,特别将南京博物院馆藏的数件紫砂壶进行集中展示。

  一场展览,让观众能够认真专心地与文物进行对话,让文物“会说话”,希望用好的布展方式表达这样一种理念。其实,一场展览的背后,是多少工作人员辛勤努力的成果。

  参展单位的文物从3月底点交到4月22日,“一般情况下,如此大型的展览筹备的时间需要2年-3年,这一次,我们全程‘加速度’。”林倩雯

  责任编辑: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